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浅谈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军事活动的影响

发布日期:2021-07-22 09:19   来源:未知   阅读:

  回顾2020年,新冠肺炎始终是绕不过去的话题,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对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构成直接威胁,而且还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从宏观的角度看,世界局势的发展,全球地缘战略的变动,也都不同程度地遭受了疫情的冲击。在这种情况下,全球各国各地区的军事活动,以及国防工业的发展,自然也不可避免地遭受疫情的影响。

  截止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已经持续了1年多的时间,全球感染病例数量累计达到超过1.3亿人,死亡病例数量超过288万人。整个地球,整个世界,从南到北,从西到东,无论是人口稠密的各大城市,还是地广人稀的偏远区域,都经受了疫情的考验。这场灾难不仅覆盖全球,而且还从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安全等多个方向深度影响了整个人类社会的进程。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号称世界实力最强的美国,居然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面前败下阵来,美国因为数千万感染病例和数十万死亡病例,而成为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的国家,而且新冠肺炎不仅感染了大量美国人,也导致美国经济遭逢考验,1月底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缩水3.5%,是二战结束(1946年)之后的最差“成绩”。为了挽救经济,刚刚走马上任的拜登政府就推出1.9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试图“猛药治重症”。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3月份以来,美国的财政纾困金额已达6万亿美元,远远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的救助规模。美国国会预算局认为,到今年年底,美国的债务规模,将相当于GDP的102%。

  除了美国之外,欧洲也遭受疫情波及,并且也在经济层面上受到了重创,2月份英国国家统计局(ONS)公布的数据信息就显示,英国GDP出现了过去300多年来最大的降幅,2020年英国GDP萎缩了9.9%。而且由于当前疫情状况尚不明朗,因此未来经济的复苏也有可能还会经历波动和不稳定因素。

  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美欧以外的世界其他区域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波疫情除了感染上亿人口之外,还导致大量人口重回贫困。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经过研究得出结论,2020年有超过1.3亿人回归贫困和低收入群体中。这一情况在南亚地区尤为严重,印度的感染人群规模巨大,而且疫情重创经济造成GDP下降,该国贫困人口剧增7500万,占到全世界贫困人口增量的60%。

  可见,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的影响是广泛、多方面的,即使是发达经济体,也无法逃避疫情带来的巨大感染风险和催生后果,而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疫情带来的后果更为严重,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经济倒退,大量贫困失业人口增加,甚至连温饱都会成为严峻的话题。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在其报告中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产生的损害,可能是假定的世界大战所造成损失的两倍。

  新冠肺炎疫情在影响世界的同时,必然影响军事领域,美国是军事行动最为活跃的国家,自然首当其冲地受到冲击,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爆发之后,迅速覆盖全美各州,装备精良的美军,也无法抵挡病毒的“入侵”。去年3月份,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就发出警告称,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流行,将导致美军的战备水平下降。

  埃斯珀的警告很快在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得到了应验,这艘在所谓印太地区活动的航母经常搭载5000名舰员出海行动,但在疫情爆发之后,“罗斯福”号航空母舰出现大规模感染事件,该舰有1200多名水兵感染病毒,并有1人死亡,遭受重创的“罗斯福”号航母一度被迫停靠关岛,让水兵们在陆地上接受隔离和治疗。而除了“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之外,美军“里根”号航空母舰和“斯坦尼斯”号、“华盛顿”号航母上的水兵,都曾经确诊过新冠肺炎。

  为了应对疫情,美国与其盟友间的军事活动规模缩减,如美韩军队就曾经宣布缩减联合训练。而美国在欧洲方向的动作也有所减少,北约一度推迟了“欧洲捍卫者-2020”大规模军事演习行动,此次军演原来计划投入来自18个国家的3.7万军队和大批军事设备参演,但是在欧美都爆发大流行的情况下,“欧洲捍卫者-2020”军演被推迟,规模上也有所降级。

  可见,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西方国家的军事计划,这也使得一些地区的紧张局势有所缓和,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彻底杜绝对抗,对于“假想敌”俄罗斯,美国及其盟友的围堵行动仍然相当频繁,仅仅在2020年,美国就多次出动战略轰炸机、巡逻机、战略侦察机等不同机型,在北极圈和黑海等不同方向对俄罗斯进行挑衅。

  埃菲社记者胡利奥·塞萨尔·里瓦斯曾发表题为《新冠肺炎的潜在军事影响》的文章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当前世界的军力平衡结构,并造就地缘政治战略的变动,文章认为,俄罗斯可能会因为疫情而遭受重大影响,因为疫情会重创经济并影响到军事预算,俄罗斯的军事预算本就有限,疫情的到来会令这一情况雪上加霜。

  但是俄罗斯《观点报》网站的评论则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失控,不仅会“摧毁”美军的强盛,而且还会将美国的战争机器束缚住,这可能导致其他竞争对手获得积极行动的窗口期,并可能成为影响世界发展的军事政治因素之一。

  在影响全球军事活动的同时,新冠肺炎疫情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世界国防工业的发展,以美国为例,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美国不得不实施更为严格的防疫隔离措施,这波及了美国的航空航天工业和相关国防部门,而且也导致一些军工集团的生产计划以及参与国际军火贸易的行动遭受挫折。

  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去年削减了F-35战斗机的生产计划,原因是疫情在美国扩散,并且病毒也影响了来自多个国家的分包商,F-35战斗机是一个国际参与项目,但为了防疫,一些生产车间选择了关闭,因此进程受到了影响。另外,疫情还导致洛马和雷神等公司取消了一些国际推广计划,如这些军火商放弃了去年2月份的新加坡航展。

  同为军备技术大国的俄罗斯也无法回避这些问题,2020年俄罗斯的一些武器发展项目受到了影响,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就出现了大量的感染病例,为了避免军工企业成为疫情重灾区,俄罗斯对数百家军工企业进行了消毒。当然作为一个军备出口大国,俄罗斯最担心的还是疫情导致的经济恶化所产生的后果,这不仅会让俄罗斯生产艰难,而且各国也会削减国防开支,俄罗斯将难以获得更多的武器订单。去年4月份,俄总统普京曾专门召开对外军事技术合作会议,要求在确保卫生安全的前提下,继续维持必要的军工生产工作。

  当然,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供应方和采购方的计划,但是该进行的项目还是在进行。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统计认为,2020年,全世界军事领域开支约为1.83万亿美元,和2019年相比,还是增长了3.9%。这也意味着,即使受到疫情影响,世界军事开支仍有增长趋势。3月份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公布的数据则显示,疫情严重的美国仍然占有世界军售市场37%的份额,而且美国的市场份额近年来有所增长;相比较之下,俄罗斯的市场份额从26%降至20%,但是俄罗斯仍然是世界第二大军火出口国。

  而且,俄罗斯仍然在和美国竞争军售市场份额,例如印尼计划购买11架苏-35战斗机的计划,就受到了美国的阻挠。而围绕购买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问题,俄罗斯和美国和在展开博弈,美国的北约盟友土耳其,以及亚洲的印度,都看上了俄罗斯的防空设备,但美国则给予制裁威胁,这导致美俄两国在军售领域的争斗趋于白热化。

  进入2021年,随着新冠肺炎疫苗的逐渐普及接种,以及抗疫措施的推行,很多国家地区的疫情状况已经得到了控制。与此同时,经济复苏的迹象也正在出现。英国央行就预测英国经济有望在2021年实现“强劲复苏”,经济学家认为,英国GDP将用1到2年的时间恢复到疫情之前。美国在拜登政府“下猛药”的情况下,经济也有复苏迹象,美国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在给客户的报告中甚至声称,第四季度,美国的GDP增速将达到8%,如果实现的话将是美国几代人都没见到的经济增长。

  由于当前拜登政府实施收缩的国防预算策略,因此五角大楼公开的新一年军费预算额度,已经比2020年财年的7215亿美元有所减少,但仍然达到7080亿美元。相比较其他国家而言,美国的国防开支仍然是“天文数字”。而且,拜登政府选择缩减国防开支,不代表美国干预世界局势的想法就会收敛。自从拜登上台以来,美国已经多次出手,俄罗斯遭遇了“纳瓦利内”事件和西方国家的联合打压www.bc5d9.cn,乌克兰在美国的怂恿下,也在乌东地区集结兵力,试图在顿巴斯地区制造更大的紧张。

  另外拜登政府仍在推进所谓的“印太战略”,3月12日,美日印澳举行首次“四边机制”领导人视频峰会,此次峰会明显是要制造小圈子,继续搞对抗。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随后也访问日本,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和防卫大臣岸信夫进行了“2+2”会谈。另外,美国防长奥斯汀还赶往印度,试图在拉拢印度的同时,湖南新立项实施4个科技创新重大项目为什么。就印俄合作问题对莫迪政府施压。

  拜登政府的这些动作,意味着在后疫情时代,美国的军事行动只会有增无减,即使削减国防开支,但美国仍然会在全球热点地区,通过军事动作来维持其霸权存在感。当前正值美国和伊朗就伊核协议问题僵持不下之际,因此中东地区也将成为拜登政府插手干预的另一个热点区域。

  总体来讲,后疫情时代美国的军事行动会加剧,这会导致世界局势更加动荡不安,而其他一些国家也会有更多的军事动作,如英国已经提出其新外交国防战略,试图通过增加核弹头数量和军事现代化的方式,继续保持其在世界上的军事战略影响力。美国主导的北约则计划在5月至6月启动“欧洲捍卫者-21”(Defender Europe 21)大规模军事演习行动,这也意味着美俄之间的新一轮交锋在所难免。

  而在疫情好转、经济复苏的情况下,国际军售市场和各国国防工业的发展也将可能出现新的爆发期,因为经济的发展可能带动各国国防预算的增长,疫情过后的补充订单也会给武器出口创造更大的机会。美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军备出口大国,都会谋求扩充各自在世界军售市场上的份额,这也会引发更大规模的竞争。

  由于拜登政府中东政策的调整,美国对以色列和沙特等国家的态度出现了变化,这可能影响到美国的中东军售策略,但是美国同时也在争取印度这块军火大蛋糕,印度这个市场同时也是法国和俄罗斯竞争的热点。而俄罗斯同时也在争取和土耳其达成第二批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合同订单。

  但是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研究报告也指出,过去数年全球军备贸易数据已经趋向稳定,这是21世纪第一次出现此类情况,原因在于一些进口武器的国家开始转向自主生产武器。即使是印度这样喜欢买万国牌武器的国家,其实也已经确立了多个军备发展项目。

  因此后疫情时代,世界军售市场也会出现新的“洗牌”结果,全球几个主要的军火出口国,都将会有新的军备出口计划,各方围绕军售市场的争夺,也会进一步趋于白热化。但与此同时,一些自身有实力的国家,也更愿意倾向于自行研发武器,或是联合研发。整个世界的军事国防工业体系,将会呈现出扩大和调整并存的局面。